苏泠皖琼

《是风迷了眼》

  第一次写,多多包涵







     宁初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书,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她抬手喝了口咖啡,看了看桌子上的这本《朝花夕拾》,不禁想起了他,那个惊艳了她时光的少年。

     夏天的风总是那么的让人烦躁。

     虽是清晨,但是风总是带着点说不出来的热,有时能温暖人心,有时又会让人烦躁不已。宁初提着书包,甩着手臂,嘴里磨磨唧唧的从一栋老式楼房走出来。

       “一天天就知道学习!学习!学习!你们考虑过我吗?真是气人!”宁初生气的把手中的书包摔进电动车的车筐里。然后就是坐着做了三年的动作,提梯子,插钥匙,拧油门,上学。

        宁初的初中离她的家不是很近也不是很远,不用走很急,也不用走很慢。是那种,在路上能遇见同学,并能跟她倾诉一件事的那种路程。

        “我都要烦死了,他们天天的,老说学习,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还老是唠叨,每天都不让我吃好饭。我都要佩服死他们了。”宁初单手持把,一边说,一边用手去够可欣快要掉出口袋的十块钱。

         “唉~姐妹,同病相怜。啊!宁初!还我钱!!!”可欣本想跟宁初吐槽一下她的爸妈,谁知道宁初竟然把她的钱拿走了。

           “小欣子,这钱又是买海报的?”宁初凭借着电动车的优势,轻松的躲过了可欣自行车的追捕。而且还嘚瑟的晃了晃手中的钱。

            可欣卖力的登着自行车,看着宁初降下了车速,手疾眼快的把她晃着的十块钱抢回来了,一边把钱往兜里使劲的揣,一边自豪的说“废话,我就是喜欢TFBOYS,管那些人怎么说,我会听?”说完还不放心的拍了拍兜,摸到了里面安安静静躺着的十块钱,才将手放回把上。

        宁初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可欣一眼,可欣看到后还了她一个白眼。

         随后的路上安安静静可欣心里想着要去买什么样的海报,而宁初却在心里偷偷的羡慕着可欣。羡慕她的不惧人言,对热爱的东西追逐的轰轰烈烈。

         放下书包,宁初拿出早读要读的书《朝花夕拾》。便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想着妈妈说的话“你说说你,一天天的不知道在学什么?每天看你在埋头学习,但是成绩怎么就上不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根本就没学习,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供你上学上让你去玩的?你姐姐哥哥都去了一中,你说你要去不了我丢不丢人?咱家还不富裕,供你还得供你弟弟,你不得做出个表率……”

        “想什么呢?要早读了。”

            一只 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宁初的眼前,宁初的眼神逐渐聚焦,顺着手看到了那人的脸,宁初有点羞涩的把头埋进手臂里,瓮声瓮气的说“知道啦!别在我眼前晃悠,晕!”

       白玉调侃道“这是怎么了?被我帅到了?”说着拿出了书包里的《朝花夕拾》,宁初抬起头嫌弃的看了眼白玉。不可否置的是白玉确实长的好看,不仅好看学习还好,整个人都是阳光向上的,非常耀眼。

          初三的日子不比高三差到哪里去,一样的复习,一样的刷题,一样的让人烦躁。但是这个叫白玉的少年却改变了宁初的一生。

          那天早上宁初又是跟父母吵完架就上学了,这一天跟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宁初像往常一样拿着英语作业想要交给老师,但是作业太多,只能让她的同桌白玉帮忙,两人打打闹闹的向办公室走去,直到门口的时候,宁初打了一下白玉“安静点儿,老师在里面,正经点!”白玉嘲笑道“真能装,课代表大人!”

        说完两人正要开门的时候听到了两个老师正在讨论的声音,宁初依稀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谁都想听听老师怎么评价自己的,所以宁初没开门,静静地听两个老师的讨论。

        “宁初,这个孩子是好的,就是好玩儿。就是个二中的货儿,没什么好聊的。不过他同桌白玉是个好苗子,肯定是一中重点班。”英语老师赞不绝口地对着数学老师说着白玉。

         

         宁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有羞愧有愤怒还有委屈,她把作业扔给了白玉,也不管他拿不拿的动。一阵风吹来,吹开了白玉手中的作业,“簌簌”的声音让看着宁初离开的白玉不知所措。

         宁初知道自己学习不是很优秀,但是她认为她很乖巧的啊!为什么老师要这样说啊!是自己哪里得罪她了吗?

        “你说说你,一天天的不知道在学什么?你还不如不去学习!你哥哥姐姐他们都是一中的!你……”宁初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到了妈妈说的话。

          “我是不是真的很差?是不是真的惹人讨厌?是不是……”宁初的心里真的恨透了英语老师,但是她又感觉她真的没有什么能让老师看的起的!

              宁初非常自卑,她羡慕可欣的不惧人言一往无前,羡慕白玉的卓尔不群完美无缺,人就是这样吧,羡慕着那些自己得不到的宝贝,自己却不努力争取。

       所有的委屈一涌而泻,泪水掉落在那本《朝花夕拾》上,掉落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上。

       少年站在教室外面,看着桌上痛哭的女孩儿,所有人都围着她,关心的问她怎么了,但是只是哭不说话。渐渐的人都散了,上课铃响了。白玉回到座位上,想跟宁初说点什么,但又感觉说什么都不好,只能平淡的说了句“别哭了,上课了。”宁初使劲的擦了擦眼泪,若无其事地抬头拿出要复习的课本。

        一句话也没有跟白玉说。

        宁初不是气他,而是没脸见他。毕竟老师很是赞赏他啊!她比不过他,她更是配不上他。

        几天过去了,一阵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带着微微的热意,又是十分的烦躁啊!伴随着风的临近一张纸条吹到了宁初的手边是白玉写给的她一张纸条:

        我知道你气我,气我得老师青睐,气我长得帅,气我成绩好。气也没有用,因为哥就是这么优秀。

        这几天,你都把我弄得挺不好意思的,我左思右想,发现我根本就没有错,我为什么要愧疚呢?所以你要补偿我。

        还有,小姑娘,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你怎么做是你的事,既然你生气,那就说明你还有点骨气,既然有骨气那就好好学习,气死那些看不上你的人啊!自己在那里颓废有什么用?

          咳咳,还有啊!虽然哥很优秀,但是哥可以等一等你,等你变优秀!

          突然 一阵风从外边吹进来,吹进了

宁初的眼睛,带着微微的凉意,酸的宁初想哭,可能是风迷了眼睛吧……

         宁初把书放回书架上,走出了书店。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穿西服的女孩羞涩地向宁初问候“宁姐好!”宁初微微点头,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笑着说“你好!”女孩匆匆的走进了书店旁边的风尚企业的大门。

         一阵风吹来,吹动了宁初的裙摆,一如那年的风,带着一丝丝的凉爽……